風雨淘洗中遺留的硯洲文化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如今島上人煙稀少,以老年人為主,年輕人多外出工作,多家門前雜草叢生,讓整個島看起來十分荒涼、靜寂。然而在這阡陌交錯

        如今島上人煙稀少,以老年人為主,年輕人多外出工作,多家門前雜草叢生,讓整個島看起來十分荒涼、靜寂。然而在這阡陌交錯中,仍藏著許多獨具特色的嶺南文化,比如民俗文化、宗祠文化、家塾文化、儒釋道文化等。來到這里,聽硯洲島講述那些已經遺失或將要遺失的歷史文化。 


     繼承發展中的“包公文化

        提起硯洲島,人們總會馬上想起“包公樓”。在2015年年底公布的廣東省第六屆非物質文化保護遺產項目名單中就有肇慶的包公文化。這是宋朝時期包拯在肇慶端州當過三年知府并留下相關的文化遺跡。


yz.png


     據史料記載,包公離任端州,船行駛于西江,途徑羚羊峽時,突然波浪翻騰、狂風驟起。包公事感蹊蹺,立即查問手下人,得知當地硯工為表達對包公體恤民 情、服務百姓的感激和敬仰,送來一方用黃布裹著的精美端硯。手下人在包公不知情的情況下代為收下。包公拿起端硯拋到江中,剎時風平浪靜。后來,在包公擲硯 處便隆起了一塊陸洲,這就是硯洲島。包硯的那塊黃布,順流而下,在不遠處的西江邊形成了一片黃色的沙灘,這就是現在“黃布沙”。這就是民間廣為流傳的“包 公擲硯成洲”的典故。


yz2.png

硯洲島上的鄉間小路


        硯洲百姓為了紀念包公,從明代開始在島上先后修建了包公祠、包公樓。風風雨雨幾百年,經歷被臺風摧毀的包公樓如今又修葺重建、煥然一新。在每年農歷 二月十四,硯洲百姓都會隆重祭奠包公,并將這一天定為包公誕。據當地村民說道,在特定的日子來包公樓上香祭拜的人很多,但平時就比較冷清。


        回望落寞中的私塾、祠堂文化

        比起較廣為人知的包公文化,在硯洲島,以歷史名人陳煥章為代表的私塾文化和祠堂文化不禁顯得有些落寞。


    陳煥章,廣東省肇慶鼎湖區硯洲鄉人,學貫中西,知識淵博,曾為溥儀帝師,不僅是清末科舉進士,還是西江地區早年留學于美國并獲得哲學博士的第一人。

yz3.png

硯洲島上的房屋


    1903年考取舉人后,他不辭勞苦,在硯洲陳氏宗祠辦學校育英才。硯洲的第一個學堂“穎川兩等小學堂”便是他所創立的。這所私立高等小學堂既是肇慶 府首創,也是全省家族堂首創。至此之后,硯洲各姓族人開始興辦學堂,隴西學堂、中和學堂、豫章學堂等學堂逐漸建立,1950年9月開始全州辦學,名為硯洲 學堂流傳至今。歷代島上曾出過十個舉人,解放后大學生更是不計其數。可見,陳煥章為首的私塾文化影響之遠,島上倡學祖風之盛。但令人遺憾的是,如今島上對 其保護缺失。陳煥章故居勵剛家塾和瑞垣家塾雖然分別在2005和2012年被選為肇慶市人物保護單位,但舊址仍雜草叢生,不見修繕之痕跡,唯有幾塊殘留風 雨印記的破舊標牌站立于門口,搖搖欲墜。


     據記載,硯洲島曾有祠堂多達32家,而今僅存陳家祠、羅家祠、傅家祠和李家祠四個,其中陳煥章所屬的陳家祠也因陳公成為島內最著名的家祠。它多作家 族節慶活動場所,有婚慶嫁娶、祭祀禮拜之用。而隨時代的發展和觀念的轉化,如今的陳家祠也常有公益、大型慶典舉辦。古屋雖經歷風雨斑駁多年,而今也沒得到 較完好的保存,但門前“白沙學派,潁水儒風”的對聯和屋內的格局擺設仍顯出往日的風光與底蘊,日常慶典的舉行也為它增添了一些人氣。


“包公文化”、“私塾文化”、“宗祠文化”等,硯洲島所體現出來的硯洲文化,不僅僅是硯洲人世世代代的歷史積淀,更是獨特的嶺南文化。這里的山山水 水、農田古榕、老屋小道、故居祠堂,遠離鬧市,似遺世獨立的存在。島上“鼓腹無所思,朝起暮歸眠”的安詳生活,黃發垂髫得以怡然自樂;島間樹下品一壺清 酒,也可慢慢研磨出百態的嶺南人生。這樣一個有著原汁原味嶺南本土文化的小島,迥異于其他名山大川,有著自身厚重的人文底蘊和生動的名人軼事,應當得到合 理的保護和開發,使硯洲文化得以薪火相傳。

 

標簽:端州新聞,

網友評論:

熱門文章HOT NEWS
用戶反饋
lofter宝妈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