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頻出鼓勵新能源 調查顯示:若限購放開,超四成消費者愿購新能源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令人意外的是,在新能源汽車品牌的選擇上,消費者對自主品牌日漸青睞,自主品牌已能與合資、外資品牌分庭抗禮。

如果放開限購,你會買車嗎?會選新能源汽車還是傳統燃油車?

由《每日經濟新聞》與騰訊汽車聯合推出的“2020汽車限購城市消費傾向調查問卷”結果顯示,有超過70%的消費者會選擇購買汽車,其中有超過40%的消費者選擇購買新能源汽車

事實上,為穩定汽車消費,相關主管部門早已明確要取消對新能源汽車的限購。2019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等三部委聯合發布的《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曾提出,嚴禁各地出臺新的汽車限購規定,已實施汽車限購的地方政府,應加快由限制購買轉向引導使用;同時,各地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已實行的應當取消。各地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已實行的應當取消;鼓勵地方對無車家庭購置首輛家用新能源汽車給予支持。

“新能源汽車是我國汽車產業發展的主要方向。”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相關主管部門制定的降低油耗、取消限購、提供購車補貼等,皆是引導汽車企業向新能源汽車方向發展。

3月3日,廣州市人民政府在印發的《廣州市堅決打贏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的若干措施》中明確,將對個人消費者購買新能源汽車給予每車1萬元綜合性補貼。此外,湖南省也鼓勵對無車家庭購置首輛家用新能源汽車給予支持。眼下,鼓勵市民購買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汽車產業政策的新特征。

多方政策鼓勵新能源車消費

車市低迷,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讓本就身處寒冬的國內車市雪上加霜,出臺穩定汽車消費的相關政策迫在眉睫。2月16日出版的《求是》雜志刊登重要文章指出,擴大消費是對沖疫情影響的重要著力點之一。要積極穩定汽車等傳統大宗消費,鼓勵汽車限購地區適當增加汽車號牌配額,帶動汽車及相關產品消費。

同時,商務部也表示將會同相關部門研究出臺進一步穩定汽車消費的政策措施,減輕疫情對汽車消費的影響。同時,鼓勵各地根據形勢變化,因地制宜出臺促進新能源汽車消費、增加傳統汽車限購指標和開展汽車以舊換新等舉措,促進汽車消費。

圖片來源:攝圖網

為響應號召,部分省市已經在行動。如,廣州市明確將加快推進落實2019年6月明確的新增10萬個中小客車指標額度工作,并視情況研究推出新增指標;在深圳市行政區域范圍內依法注冊登記并符合本政策規定條件的新能源汽車,在獲得國家車輛購置補貼后,可按要求申領深圳市車輛購置補貼。

有觀點認為,增加限購城市的小客車指標來鼓勵消費者購買新能源汽車,符合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后,政府采取多種政策舉措引導居民購買新能源汽車的方向。“包括北京在內的其他限購城市,不一定會采取效仿廣州的方式。”崔東樹認為,即使這些城市不效仿廣州,也將會采取一些符合當地發展需求的措施,來鼓勵新能源汽車消費。

也有觀點認為,北京、上海兩地通過增加新能源汽車指標配額來促進汽車消費的可能性很高,但截止目前,北京和上海兩地還未有相關政策出臺。

事實上,工信部早已給出了未來新能源汽車的推廣方向。2019年12月3日,工信部發布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征求意見稿)中強調,2021年起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公共領域新增或更新用車全部使用新能源汽車,鼓勵地方政府加大公共服務、共享出行等領域車輛運營支持力度,給予新能源汽車通行、使用等優惠政策。

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萬鋼曾建議,相關主管部門應加快制定和實施面向2035年的新能源汽車產業規劃,營造有利于新能源汽車健康發展的市場環境。

“雙積分”倒逼市場發展

2016年-2018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銷量處于高速增長態勢,直到2019年7月首次出現負增長。截至2020年1月底,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已連續下滑7個月。

中汽協數據顯示,1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4.3萬輛和4.6萬輛,環比下降71.2%和71.6%,同比下降52.8%和51.6%。原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董揚認為,國內新能源車市產生下滑波動的主要原因是由于2019年新能源補貼退坡幅度過大所致。

2019年3月26日,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要求,2019新能源補貼政策從3月26日起實施至6月25日為過渡期。按照2019年新能源補貼新政要求,6月25日補貼過渡期后,購買新能源汽車(新能源公交車和燃料電池汽車除外)的車主將不能再享受地方政府提供的補貼。其中,純電動汽車購車補貼降幅超50%以上。

圖片來源:攝圖網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對電動汽車生產企業的調研結果表明,補貼大幅退坡后,各種型號電動汽車的毛利率均為負。董揚認為,在車市整體表現不好,各企業盈利能力減弱的情況下,車企不得不將新能源汽車的生產、銷售維持在較低水平。

對此,業內紛紛提出建議,在2020年底前穩定現有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也不再對補貼產品的技術指標做新的調整,讓企業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補貼退出后的產品規劃與研發工作中。

除了面對新能源補貼即將退坡,各車企還要面對“雙積分”政策帶來的壓力。2019年9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關于修改的決定(征求意見稿)》顯示,擬定2021-2023年度新能源積分比例要求分別為14%、16%、18%。而此前2018年-2020年新能源車雙積分比例為8%、10%、12%,積分比例按照每年2%的比例進行調整提升。

“從2019年開始,企業將面臨巨大的‘雙積分’壓力,預計2020年國內將會存在較大的CAFC(即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積分缺口。”威爾森高級分析師田偉東稱,由于歷史積分的轉移,真正的壓力將從2020年之后逐漸爆發,這也將倒逼新能源市場快速發展。

自主品牌漸受青睞

“經過前幾年的高速發展,我國新能源汽車于2019年開始進入2.0時代,新能源汽車行業面臨在沒有財政補貼情況下,才能把‘蛋糕’做大。”北汽新能源黨委副書記連慶鋒認為,只有這樣,我國新能源汽車才能得到更大發展。

截至目前,我國已經連續多年成為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年底,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為381萬輛,占國內汽車保有量的1.46%。

《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征求意見稿)提出,到202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新車銷量占比達到25%左右。“工信部將目標定在25%左右,主要是看中了我國新能源汽車未來的發展潛力。”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陳士華認為,“一方面‘雙積分’政策的推動,將促進整車企業加快新能源產品的研發和投入;另一方面,后期國內一些城市的公共運營車輛(公交車、出租車)更新將逐漸電動化,以及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的認可度越來越高,對于新能源汽車后期的推廣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當然,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不僅是政府層面在積極推動,各大車企也紛紛將其提升至公司發展戰略,并逐漸增加新能源汽車的內部占比。

比如,一汽集團旗下的新能源產品占乘用車的比例將在2025年達到40%,2030年達到60%以上;大眾汽車計劃到2028年在全球范圍內推出約70款全新的電動車型,交付量預計為2200萬輛。其中,在大眾汽車規劃的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中,將有一半來自中國市場。此外,日前還有消息稱豐田汽車正在與一汽集團合作在中新天津生態城建造一座新的新能源制造工廠,年產能為20萬輛。

而隨著新能源汽車技術發展日趨成熟和政策的鼓勵,消費者也逐漸對新能源汽車有了購買熱情。“2020汽車限購城市消費傾向調查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若取消限購,有59.2%的消費者愿意選擇購買燃油車,另有40.8%的消費者愿意選擇購買包括純電動、混合動力和插電式混合動力在內的新能源汽車。其中愿意購買純電動車的消費者為7.6%,愿意購買混合動力的消費者為26%,愿意購買插電式混合動力的消費者為7.2%。

上述調查問卷顯示,對于新能源汽車,消費者更看中車輛的續駛里程指標,其次是安全性能。調查數據顯示,有71%的消費者在購買新能源汽車時更看重續駛里程,有51.9%的消費者看重新能源車的安全性能,價格因素排在第三位,有51%的消費者看重。

令人意外的是,在新能源汽車品牌的選擇上,消費者對自主品牌日漸青睞,自主品牌已能與合資、外資品牌分庭抗禮。上述調查問卷結果顯示,有31.1%的消費者會選擇購買自主品牌新能源車,其中選擇造車新勢力品牌的有8.1%;有36.9%的消費者會選擇購買合資品牌新能源車;有32%的消費者會選擇購買以特斯拉為代表的外資品牌新能源車。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在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競爭格局中,自主、合資和外資品牌或將“三分天下”。

標簽:汽車新聞,政策,新能源

網友評論:

熱門文章HOT NEWS